中国新闻网-上海新闻
上海分社正文
“抢救”上海水牛 留住独特“基因”
2022年07月29日 10:42   来源:中国新闻网  
在田间劳作的上海水牛。 上海崇明融媒体中心供图

  中新网上海7月28日电 (张亨伟)上海水牛是国内公认的著名良种水牛之一。但随着上海城市化进程加快,导致水牛种质性状出现退化,总量逐年快速下降,濒临消失,抢救性保护工作迫在眉睫。

  据上海崇明融媒体中心消息,调查统计显示,目前,全市有上海水牛饲养户约51家,存栏量共约600多头,90%以上在崇明。可以说,崇明是上海水牛最大的保种基地。近年来,为了维持生物多样性,崇明按照国家、市级关于畜禽遗传资源保护的工作要求,全力推进上海水牛抢救性保护行动,广泛收集崇明农户养殖的牛群信息,开展基础数据登记工作。

  七月的一个晌午,崇明北岸一处滩涂,成片芦苇随江风起伏,无边无际。夏日炎炎,这里相较内陆凉爽一些。前来避暑纳凉的有一群大家伙——水牛。

  56岁的港沿镇当地人茅慧元是我们的“寻牛向导”。十几岁开始放牧,幼时骑在牛背上的经历让茅慧元通“牛性”。养了40年牛,如今他还留着几十只水牛。在水沟中,记者发现了一群正在“泡澡”的水牛,是1只母牛和5只小牛犊。“超过35℃,牛基本要待在水里,大热天它们要‘水包皮’。”茅慧元介绍,水牛皮厚、汗腺极不发达,热天需要浸水散热,故得名水牛。

  泡在水中的另一好处是能防止昆虫的叮咬。说到这,记者正巧看到了“牛背鹭”的奇妙场景。远远望去,一只只头部和颈部带有橙黄色饰羽的鹭鸟,停在牛背上,悠然自得。这些戴着“黄围巾”的“神仙伴侣”即是牛背鹭,又名黄头鹭、放牛郎,是唯一不食鱼而以昆虫为主食的鹭类,也捕食蜘蛛、蚂蟥等其他小动物。

  它们与水牛形成了依附关系,常在牛背上歇息、捕食昆虫,故得名。这样和谐共生的画面时常出现在画作、照片中。

在水中休息的上海水牛。 上海崇明融媒体中心供图

  说起自家的水牛,茅慧元满是自豪。“我们崇明水牛在全国市场上是有名的,体型大,能干活。它的力气大得很,云南有些地方的斗牛比赛就是用在崇明买到的水牛,你说牛不牛?走,带你们去看大型的公水牛!”一路颠簸,通过小路驶向芦苇深处,我们发现了那只大水牛,茅慧元口中的“1号牛”。

  这是一头5岁,重达900多公斤的大公牛。“牛能活20多岁,它还能长,超过1吨没啥问题。”或是因为天热,“1号牛”有些不太情愿,茅慧元费了点劲才将其牵出。在水中还未见真容,现出全形的大水牛脊背宽阔,确实是只庞然巨物。虽然体型硕大,但水牛性格温和。记者摸摸牛头给它抓痒,它倒也欣然接受,并未发“牛脾气”。

  据了解,中国其他地区成年水牛体重一般为500-650公斤,崇明的品种显然大了一圈。“崇明水牛长这么大是有原因的。这里有滩涂、湿地、芦苇荡、密布的小河,这些都是它们的最爱。而且崇明东部的滩涂是咸淡水交汇处,水、植物中富含矿物质,吃得也好。”茅慧元道出其中缘由。

  别看上海水牛如今在芦苇荡中悠然自得,它们一度濒临灭绝,找不到家园。2006年全国第二次畜禽遗传资源调查时,有媒体称上海水牛已经消失。2016年11月农业部印发的《全国畜禽遗传资源保护和利用“十三五”规划》中亦称上海水牛已绝种。

  2019年,市农业农村委种业管理处在调研中了解到,沪郊还有少量上海水牛饲养,便组织摸底排查。领导、专家在一次前往崇明考察时,在崇明岛、横沙岛遇见少量上海水牛。

  中国农业大学畜禽育种国家工程实验室也几次来到上海,对现有的水牛样本作血样采集,再与其他品种的作遗传聚类分析,发现除了崇明之外,来自松江、银河银河娱乐app下载-娱乐手机游戏捕鱼-奉贤、嘉定、青浦等区域的水牛,遗传背景来源全部一致,说明这些水牛都是上海的本地物种。由此,“上海早就没有水牛了”这一“盖棺定论”了多年的说法被推翻。

图为上海水牛。 上海崇明融媒体中心供图

  多方努力之下,2021年1月,由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《国家畜禽遗传资源品种名录(2021年版)》上,将上海水牛列入“地方水牛”品种,关于上海水牛保护性认定的说法终于尘埃落定。

  崇明是上海水牛名副其实的原产地之一,保种工作责无旁贷,一批有志之士为其奔走,崇明老杜集团董事长杜俊德就是其中的先行者。

  为散落各地的水牛建一个家,迫在眉睫。近三年,杜俊德陆续将散放在民间养殖的上海水牛收购回农场,至今,已经陆续收购了160多头。在市、区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技术人员指导下,农场为这些水牛“建档立卡”,作身份编号。档案记录详细,包括养殖地、畜主姓名、毛色特征、出生日期、登记日期等都逐一明确。“通过统一的牛棚管理,这对上海水牛的保种研究起到关键作用。”杜俊德说。

  崇明是农业大区,大规模机械化之前离不开水牛。“我们小时候,每家每户的水牛都有档案,想买卖或者屠宰都要上报到村里,必须经过审批,水牛的家庭地位是相当高的。”杜俊德说。《崇明县志》有这样的记录:“1953年至1985年,每年牛场的放牛量在5000多头,为高峰时期,是当时中国最大的野生水牛繁育放牧场”。陈家镇一处地名为牛棚镇,即是为此。

  目前,在崇明的许多散田、小田,机械不便进入,直至今日人们还是使用水牛耕种。不知是感情作祟还是有依有据,有农人说还是水牛犁地更为细致规整。

  在芦苇中、牛棚内、田野里,更重要的是,水牛在劳动人民的心坎上。俗语有言:“再穷不卖看家狗,再富不宰耕地牛”,因为“狗有守家巡夜义,牛有耕田活命恩”。重恩讲义,这是刻在骨子里的东西,中国人须臾不忘。它与上海水牛一样,将世代传承。(完)

注: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!   

编辑:王丹沁  

5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。 刊用本网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
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常年法律顾问:上海金茂律师事务所